经验首页 前端设计 程序设计 Java相关 移动开发 数据库/运维 软件/图像 大数据/云计算 其他经验
当前位置:技术经验 » 其他 » 职业生涯 » 查看文章
我面试过的那些烂技术大哥
来源:cnblogs  作者:kiba518  时间:2019/5/15 8:49:09  对本文有异议

我并不是一个HR,可是我面试过很多人。有年轻的,有年长的,形形色色。

在不同的年纪和岗位上做面试官的内心感觉是不一样的。下面我来讲讲,我做面试官时的一些体验。

刚刚参加工作那几年

刚毕业的那几年,我是一个激进型的面试官。我对来面试的同学,手下毫不留情。尤其面对985、211这类好大学毕业,却能力低下的同学。我会额外的补上几刀,比如:哥们,你该转行了。

那一年,来了一位从日本反乡的211毕业的同学,长我七八岁的样子。很成熟,很稳重。我看着的他内容丰富简历,内心生出十二分的佩服。于是很客气的向他问一些问题。

[您做过哪些项目呀,擅长什么技术呀。]

他回答的十分漂亮,把项目讲金碧辉煌,震撼的我额头冷汗淋淋,私以为他入职之后,我这小领导的职位即将不保。之后,我便开始更深入的询问,我想把握这个与大神聊天的机会,多学一点东西。于是我问道。

[你在项目中主要负责的部分是哪些?具体描述一下。]

他诚恳的描述了一遍。可奇怪的是,我一句没听懂。我懵了好一会。最后我坚定的相信了自己的技术能力。我相信,没可能有技术描述,我一句都听不懂。于是,我开始详细到点的询问。

[项目的数据库是您设计的吗?]

[您是负责项目业务逻辑代码编写的吗?]

[您是负责前台特效JS编写的吗?]

都不是?那你是干什么的呢?我好好奇。于是我开始层层追问。不停的打断他说话,一句一句的剖析。终于,功夫不负苦心人。原来他在日本公司是按照式样书编写HTML的。连CSS样式都不是特别精通,因为他所在的公司不考虑做浏览器兼容性。

我被惊到了,我无法想象他这十年的时间到底经历了什么。怎么会用十年的时间,锻炼出来这么菜的技术。

虽然,我内心已经开始对其发起嘲笑,但我依然坚持着面试的步骤。那个时候,我们的城市工作一年两年,可以拿到2000左右的工资。 于是,我内心给他了1500的工资定位。如果他能接受,我决定给他个机会,向上级领导推荐这位年长的同学。之后,按照既定流程,我问道。

[您期望的薪资是多少]

[10000]

[!!!!!!!!!]

我震惊了,兄弟,你哪来的自信。。。

三十岁以后

又过了一些年,我的锋芒渐渐收敛,我也换到了一家规模较大的公司工作。在那里,没有机会。也没有活力。不过,还算清闲,不用加很多班。此时的我理解到了生活的难处,也知道了钱的价值。我知道,并不是每个家庭都有后路,即便不工作,也有能力开一个小店自给自足的。

那一年,我又面试了一位同学。也是巧合,他也在日资企业工作十余年。他年长我十岁,清瘦的身材。此时的我,在技术上已经有很成熟的能力。于是问的问题,也更精炼,我也可以更清晰的定义出对方的技术能力了。

通过沟通,我了解到,他在那家日资企业里,技术是顶级的。但他大部分的工作是写SQL语句,查询报表。偶尔,领导也会给他安排制作一些小工具,来查询报表。我清晰的将他的技术能力定位在两年到三年之间。我知道他不足以掌控目前我们所做的项目,但我依然向领导推荐了这个人,因为,我知道他这个年纪生活的压力,一定很重。我知道他不能完成本职工作的话,一定会把工作分摊给其他人,无形中会加重技术好的人的工作负担。但,没关系。项目并不会因为多了一个烂技术,就开发失败,因为项目组还有那么多,那么多的烂技术。比他不如的人还有很多。另外,我相信,大公司的社会责任,应该包含,不让这样的技术人员失业。

结果,他被录取了,他成为了我的同事,而且拿着比我高近一倍的薪水。虽然他经常无法完成任务,而且经常受到年轻同事的鄙视。但他的年龄,他给人成熟的感觉,让高层领导很赏识他。很快的,他成为了我和那些年轻同事的领导。我很替他高兴。因为只有脱离研发工作成为领导,他才能更好的工作,不用再被年轻同事拿出来比技术水平。这样他的工作生活的压力才会减轻,才能更好的生活。

----------------------------------------------------------------------------------------------------

现在的我已经离开了那家大规模的公司,我找到了技术上可供我发挥的地方。而他在那里也算如鱼得水。

----------------------------------------------------------------------------------------------------

注:此文章为原创,欢迎转载,请在文章页面明显位置给出此文链接!
若您觉得这篇文章还不错,请点击下方的推荐】,非常感谢!

 

原文链接:http://www.cnblogs.com/kiba/p/108606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