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验首页 前端设计 程序设计 Java相关 移动开发 数据库/运维 软件/图像 大数据/云计算 其他经验
当前位置:技术经验 » 其他 » 业界动态 » 查看文章
被抛弃的智能电视
来源:微信公众号“燃次元”  作者:曹杨 张琳  时间:2022/3/7 11:18:04  对本文有异议

1.jpg

曾经风靡一时的智能电视正在被用户抛弃。

“开机后不能直达想看的电视节目”、“设备多( 机顶盒、电视机 ),不知道互相怎么切换”、“操作复杂,不知道怎么找想看的内容”、“遥控器太多,不知道该怎么用”、“遇到问题找不到人帮”……

近日,中国家电网发布的《2022中国适老化电视调研报告》显示,在使用智能电视的过程中遇到的困难问题中,上述几大问题成为了最多被用户吐槽的使用痛点,分别占比49.6%、28.0%、20.9%、17.6%、13.4%。

在老年人成为观看智能电视主力军的当下,智能电视给老人带来的却是“越来越不会用”的体验。根据CSM媒介( 中国广视索福瑞媒介)研究,全国71座大中城市的收视调查数据显示(2019年数据 ),年龄较低的刚刚迈入老年人行列的55-64岁电视观众所占的比例达到18.6%,65岁以上群体占到21.8%,且近三年来受众占比基本保持稳定,成为目前电视节目受众的最大群体。

其实,“不会用”的又何止老年人。近日,河北邯郸一女子发视频吐槽新买的电视机太难用,引起网友共鸣。“我一个年轻人,3个遥控器都打不开一台电视机,何况现在看电视的都是老年人。”

在该视频下面,网友纷纷留言吐槽。“别说老年人,我一个90后都整不明白,当大屏用了,除了投屏,基本不开”、“打败电视机的是电视机”、“以前有电就能看,现在充钱都不一定全部能看。”

除此之外,智能电视的广告也足以劝退很多用户。在上述视频中,该女子称,电视开机后有十几秒的广告,想看的电视剧涉及到多个APP,需要购买会员才能观看。即便开通了VIP会员,还是有一个10多秒的广告,结果电视剧没看一会儿,又插进来一个70多秒的广告,前前后后花了一个多小时。

更有网友对燃财经直言,“智能电视,就是让广告更智能。”在知乎帖子,“数据显示,近五成老人找不到想看的电视节目,为什么「智能电视」的操作设计得这么复杂?”下面,有着1152个网友的回答。

其中,知乎ID为“我要珍惜账号”的用户的回答,“因为每多一步操作,就多一个页面显示广告。在我国,智能=更高效的广告投放,而不是更好的用户体验。”下面,收获了1.8万的点赞和607条评论。

除此之外,包括知乎最穷百万大V、ID为“三叔侃侃”的网友,以及ID为“老萧”在内的多位网友也纷纷表示,智能电视的目的就是为了赚钱。

然而尽管一边是年轻人的吐槽,一边是老年人的不会用,但国内智能电视市场,入局的玩家却似乎丝毫没有受此影响。不管是从2012年就已经开始布局的乐视、小米等互联网企业,还是有着先天技术优势的传统彩电企业,智能电视市场的争夺战,虽从未像智能手机市场那样硝烟弥漫,但也一直在上演。

业内人士对燃财经表示,如果说早期智能电视的推出是为了抢占客厅经济以便抢占流量,那现如今,其更是成为了智慧家庭场景布局的重要一环,越来越多的被看作是智能控制中枢。“围绕智能电视,可以构建完整的智能家居生态链,进而打造场景化生活服务。”

但与此同时,上述人士也表示,就目前智能电视的市场格局以及各家厂商之间的关系来看,想要真正实现其扮演的智慧家庭中枢的角色,依旧任重道远。

3.jpg

智能电视并不友好

年近六旬的杨宇早在2014年就开始使用智能电视了。他对燃财经表示,即便如此,直到现在还是要时不时地远程向儿子求助。

杨宇家的电视机主要是他和爱人,以及90多岁的老母亲在看。“为了让我们学会使用智能电视,儿子没少费心。我妈不识字,但学得也特别认真。为了追剧,老太太特意拿着小本子画箭头,上下左右各按几下,标得清清楚楚。学了整整两天,终于勉强可以找到自己在追的那部电视剧了。”

“可有的时候,不管是系统的自动更新,还是剧集的不断丰富,都会使电视剧的位置发生变化,这样一来,老太太就又要重新画图。”杨宇对燃财经表示,有时候还会发生误点付费节目的情况,“有一次我去交钱,发现多扣了150元,工作人员说是点了付费项目。90多岁的老人根本也没有观看付费节目的需求,我跟工作人员解释了半天,人家才帮忙申请取消。”

除了操作不便,会员付费和无休无止的广告,也成了互联网智能电视最令人吐槽的点。

和杨宇一样,80后的王曦也已经开始“远离”智能电视。王曦和爱人都在外打工,也挣了点小钱,为了孝顺父母,两年前给老家的父母买了台智能电视。结果每次回家都发现老人并不怎么看,一问才知道,智能电视的广告比传统卫视的广告要多许多。

王曦表示,不仅是广告多,很多电视剧都需要开通会员才能看,而且这些会员还不能跟手机端通用。“就拿爱奇艺为例,我在手机APP上,一直都是爱奇艺会员,但这却不能在电视端使用,而是要另行购买。”

无奈之下,王曦只得老老实实交了会员费。“最开始显示的是9.9元一个月,我一看价格很便宜,就冲了50元,想着先用几个月再说。结果到了第三个月就提示我会员过期了,我仔细一看才知道,首月会员9.9元,第二个月开始就是每个月30元了。”

王曦对燃财经表示,就算成为会员也还是有很多节目不能看。有些电视剧或综艺节目只在某些或者某个APP上才能看,每个月没个百八十元根本实现不了看剧自由。“最关键的是,父母也觉得用起来不习惯。到现在,他们还是继续用老电视消磨时间,而给他们买的智能电视已经被搁置。会员费自然也省了。”

电视维修师傅王毅对燃财经表示,经常有老人因为不会使用智能电视说没节目,找他上门维修。“传统电视是傻瓜模式的,上下两个键就能选择自己喜欢的频道,现在的智能电视功能和电脑差不多,操作界面也和各种APP软件一样,对年轻人来说是方便了,但对老年人来说,操作起来太困难了。”

王毅表示,通常老人们都希望他们能将智能电视设置成传统电视一样,打开即可进入电视直播。对于很多老年人来说,那些按键选择后凸起的框边,他们看都看不清,更别提还有一些电视需要在2-3个遥控器之间互相转换。

杨宇表示,自己还是怀念以前的传统电视,操作方便,质量又好。“我结婚的时候买了台32寸的电视,花了5000多元钱。那时候还都是‘大屁股’电视,虽然又笨又重,但用了十多年,打开就默认关闭时候停留的频道,找起节目来很方便。后来换了液晶电视,也就看了三年就花屏了。再然后就是智能电视,用了三四年也黑屏了。”

杨宇称,越来越麻烦的智能电视也让他和爱人选择了放弃。“除非是新闻联播,不然能在手机上看的,就不会再开电视了。”

智能电视是块甜蛋糕

但尽管用户体验不佳,厂家却对智能电视趋之若鹜。毕竟,“硬件免费,软件付费”的商业模式下,智能电视这个市场是块不可或缺的大蛋糕。

据中科网联CCData智能家庭大屏用户及收视行为数据监测显示,为了得到更优质的视频资源,有近四分之一的消费者直接购买过智能电视品牌提供的会员服务。

在智能电视终端平台上,消费者平均月付费花费30元左右。智能电视用户在智能电视上的月平均花费大约在31元左右,这其中既包含了购买会员的费用,也包含了单片付费的行为。

根据奥维互娱推算,在2020年,互联网电视广告运营总收入达121亿元,其中系统层收入26.2亿元,内容层收入80.4亿元,应用及其他收入14.4亿元,利润仍然在不断扩大。

而这或许也是包括互联网企业以及传统电视厂商争相入局的原因之一。

2012年,乐视网高调宣布投资15亿元进军智能电视,开启了国内电视的“革命”。小米、暴风、PPTV等紧随其后,互联网电视的概念自此走入大众视野。

随后,传统电视企业也都纷纷推出了自己的互联网品牌,如海尔的mooka、创维的酷开、TCL的雷鸟、康佳的KKTV、长虹的CHiQ、海信的VIDAA等,并得到了互联网巨头们的资金支持。2017年腾讯投资了酷开,2019年阿里入股康佳集团旗下易平方和开开视界( KKTV )。

2018年后,一加、华为、荣耀、OPPO等手机厂商先后入局,为智能电机赋予更多新概念,即智慧屏和智能屏。对于大部分用户来讲,智慧屏与互联网电视最大的区别是“多了个摄像头”,为电视带来了社交、健身、儿童看护等多种个性化功能。其中,摄像头最典型的应用场景便是视频通话。

2021年8月,百度发布V86小度智能巨屏电视,并宣布正式进军电视行业,成为2021年电视圈的唯一一个新入局者。

数据显示,乐视TV在2017年的开机广告达到每天180万条,这意味着其广告每秒可以赚取约1138元。2017年底,乐视因债务问题爆发而沉寂,但乐视电视和广告业务却并未停滞。

2021年年底,乐视发给员工的内部信显示,“2021年11月,电视端运营、移动端运营、广告商业化等业务均提前达成年度经营目标。在不考虑历史债务影响的前提下,最新的经营数据实现了经营利润和现金流的双平衡,这是过去数年来的第一次,意义非凡。”

小米发布的2021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2021年9月,小米智能电视以及小米盒子 的月活跃用户数同比增长超过33%。截至2021年9月30日,小米电视的付费用户数同比增长13.5%至470万。

而智能电视在AIoT中的地位也成为各路玩家布局的另一原因。

小米2021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IoT与生活消费产品分部收入由2021年第二季度的人民币207亿元增加1.0%至2021年第三季度的人民币209亿元。智能电视及笔记本电脑的收入由2021年第二季度的人民币60亿元增加18.3%至2021年第三季度的人民币71亿元,主要是由于高端大屏电视产品组合进一步拓展( 包括小米电视6至尊版 、小米电视ES系列 、小米电视大师77"OLED )以及智能电视及笔记本电脑需求增长。

奥维云网(AVC)消费电子事业部副总经理揭美娟接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电视做为家庭环境中的刚需产品,具备天然强交互的优势,随着AI、5G、大数据的发展,电视将承担更多的角色,家庭场景多元化的构建都可以围绕电视逐步的落地展开。

智能电视的窘境

在智能电视发展的近10年中,尽管数据显示截止到2021年第二季度,我国互联网智能电视的整体渗透率已超50%,达到53.3%,但却似乎并没有完成互联网公司赋予其的“任务”。

相反,出货量却在下滑。据统计机构TrendForce公布的数据显示,全球电视总出货量下降3.2%,累计售出约2.1亿台。除此之外,产品质量不过硬、广告多、只为赚钱的争议声愈加强烈。

在黑猫投诉搜索“小米电视”,共计3383条结果中,多与“质量问题黑屏”、“死机、卡顿”、“小米电视vip”等相关。投诉编号为“17357230796”的匿名用户写道,“在拼多多平台小米家电专卖店下单了一台‘小米电视ES43 2022款’。2021年12月18日,收到电视后,正常安装使用。电视正常使用观看一个月后,在2021年01月21日开始出现开机黑屏现象。”

池鱼是一位米粉,他告诉燃财经,2020年2月,他在小米商城下单了“小米全面屏电视PRO 43英寸的E43S”,当时的价格是1499元。但在使用了不足半年之后,就出现了“花屏重启”、“噪音蓝屏”等情况。“我记得很清楚,2020年7月,我还申请了小米的售后,售后态度和上面维修的速度倒是很快,就是没看出啥问题。也不能退换货,问题偶尔还是会有,就凑合看吧。”

互联网分析师杨剑勇对燃财经表示,电视早就已经没有市场空间了,“但再不好的市场,也有人在做,这只是他们收割市场的另一种形式。”

整体来说,小米有价格优势,在彩电市场有地位。相较之下,华为的电视( 智慧屏 ),“吆喝声”更大一些,“因为很难在各机构的报告里能看到华为电视的出货量数据。”

杨剑勇补充道,这是一个每年都在下滑的市场。只不过至少在现阶段,小米在这个市场里面是比较大的赢家。目前来看,智能电视更多的就只是一块屏幕,没有太多的角色。

“如果非要赋予它一个功能,那无非就是互动娱乐而已。”杨剑勇表示,现在互动娱乐早就换成pad、带屏智能音箱了,消费者基本在家里的互动娱乐,都被手机、pad、带屏智能音箱所取代。而对于一些高端用户,对大屏、音效等有需求的,会走高端私人影院模式。

易观分析品牌零售行业高级分析师王方表示,事实上,目前对于厂商来说,智能电视利润率并不高。但围绕智能电视可能构建完整的智能家居生态链,或许才是真正赚钱的开始。

王方补充道,无论是智能手机还是传统电视行业,其实都已经进入了存量时代,甚至出现负增长,相关品牌方都需要开拓新的业务,寻找新的业务增长点。而在AIoT时代,谁先占据了用户心智,便可能围绕其建立起完整的智能家居生态链,这背后才是巨大的市场空间及机会。

如王方所说,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6-2020年,中国智能家居市场规模持续扩大,2020年中国智能家居市场规模同比增长11.4%至1705亿元。随着互联网家装市场渗透率的提高,预计到2022年将突破2000亿元。这在一定程度上,给了智能电视更多想象的空间。

但即便如此,在借助智能电视早日完成智慧家庭的布局的道路上,似乎也是任重道远。

一方面,目前我国智能电视的市场渗透中,互联网品牌整体市场渗透率与传统五大品牌之间差距较大。《2021年Q2互联网电视媒体报告》显示,当前创维以11.7%的市场渗透率居国内互联网电视品牌第一位置,TCL与海信则分别以11.6%与10.6%分居第二与第三名,长虹与小米居第四、五名,品牌渗透率分别达7.9%与7.7%。

可以清晰的看出,在我国互联网智能电视的市场渗透率前五中,互联网品牌只有小米一家,而第二梯队中的乐视、KKTV即使渗透率相对较高,也只有4.9%和2.2%,其它互联网品牌的渗透率均不足1%。

另一方面,智慧家庭场景这个概念并没有真的被大部分家庭所接受。王方表示,这其中最主要原因是当前智能设备不能无缝链接。王方强调,目前多数智能设备处于单品智能阶段,智能产品未成体系,而不同系列、不同品牌的产品间匹配性差,跨品类互联互通能力弱,数据不能共享,极大的降低了智能体验。

“如果连基本的用户体验都不能满足,谈何智能?”这显然不是一位消费者的想法。

参考素材:

《2022中国适老化电视调研报告》,来源:中国家电网。

*文中杨宇、王曦、王毅、池鱼均为化名。

*免责声明:在任何情况下,本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

你觉得智能电视使用方便吗?


 友情链接: N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