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验首页 前端设计 程序设计 Java相关 移动开发 数据库/运维 软件/图像 大数据/云计算 其他经验
当前位置:技术经验 » 其他 » 职业生涯 » 查看文章
做出一个好决定,先躲开11个坑
来源:微信公众号“哈佛商业评论”  时间:2021/4/27 15:21:20  对本文有异议
做好决策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如果你面对的是更高风险、更加复杂的情况,想要做出明智的决策就更难了。 通常我们在决策方面存在着11种根深蒂固的误区,会对我们的决策起到负面作用,比如“这是我一个人的决定,不需要其他人参与”,“我可以做出理性决定”,“我相信自己的直觉”等等。对照一下看看,哪些是你曾经陷入的误区?

1.jpg

你能想象没有智能手机的生活吗?

大多数人都不能。从室外温度到追踪每日的步数和心率,我们事事都依赖手机的提示。“嘿,Siri”的文化使我们习惯了将速度与效率和效果等同起来,而且这正在改变我们的信息处理方式。我们的大脑已经习惯于愉快地回应手机和电脑叮叮咚咚的提示音。

如果我们想要找意大利美食或餐馆,那Siri、Alexa和Google是不错的决策助手,但在复杂决策上,它们就力不从心了。实际上,它们会南辕北辙地推动一系列适得其反的想法和下意识的行为,实际上削弱了你做出明智决策的能力。

比如你想买一辆车。也许你在丰田普锐斯和斯巴鲁克罗斯斯特拉克之间摇摆。Siri和Google可以为你提供诸如燃油效率、当期贷款利率等各种信息,但搜索引擎不会知道你为什么要买车、你会如何用车或买车对你的预算有何影响。最终,你要清晰地知道自己的需求、价值观和目标,才能做出决策,而这些信息是算法无法触及的。

我研究决策已有20多年的时间,发现了许多根深蒂固但作用却适得其反的误区,会对我们的决策起到负面作用。最常见的误区包括:

1. 我喜欢效率

许多人都认为效率意味着遇事可以马上做出决策。但真正的效率是,我们需要明白自己要解决什么问题。冲动会导致你根据错误的信息做出决定,最终造成遗憾。例如,你可能觉得,走进一家4S店然后买下第一眼看到的车是效率,但这也可能意味着你买到的是销售人员急于脱手的车,而不是最适合你需求和预算的车。

2.png

2.我太忙了,我没时间做决定

推迟决策本身就是一个决策。但是,为了弄清楚要解决的问题而放慢速度,其实是更高效的做法。正是因为现在你花了时间认真考虑,所以之后可以避免重新思考所做的决策,从而节省大量的时间。例如,去4S店之前花一点时间研究价格有助于你在现场更好地砍价。

3.我现在只需要解决这一个问题

这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典型例子。我们的问题产生于具体的背景情况。目光狭隘会让你错失真正需要解决的问题,或只是解决了部分问题。如果你的车意外抛锚,然后你匆匆去买一辆新车,你有考虑过之后的需求吗?

4. 这是我一个人的决定,不需要其他人参与

我们的重要决策必定会涉及其他利益相关方。如果你在做决策时不考虑其他可能会受影响的人,往好了说是只能解决部分问题,往坏了说可能就会导致问题恶化。例如,如果你的配偶或孩子不会开手动挡,你是否真的想买辆手动挡的车,导致其他家人在紧急情况下没办法开?

3.png

5. 我知道我是对的,只是希望有数据或第三方观点支持我的想法

这种决策缺陷被称为“确认性偏差”,从猪湾事件到次贷市场崩溃,从NASA“挑战者”号爆炸到“深水地平线”井喷事件,决策失败的背后少不了这个原因。每次事故中都存在不成立的数据,应该引起关注,但集体决策中没人想当出头鸟。为了更好地理解和明确你自身知识的局限性,你可以找找相反的示例并评估对手的分析。这些做法可以防止“结构性失明(frame blindness)”,也就是说,避免只看到自己想看的东西,而看不到真正呈现出来的事实。

例如,你或许选定了克罗斯斯特拉克这款车,但还是想再看看。那么,你对克罗斯斯特拉克的偏好是否会影响你对其他车型的评估?你看其他的车是为了印证自己的偏好,还是为了买到最符合你需求的车?要走出认知盲区,请先考虑你的需求,然后再寻找符合需求的汽车。

6. 我相信自己的直觉

靠直觉挑选早餐麦片是不错的选择,但是对于更大的、风险更高的决策,只依靠自己的直觉,就是在依靠偏见和错误的记忆。重要的决策得益于走出认知盲区,获得新的信息和洞察。你或许会因为全家人一年前的美好回忆而将目光投向斯巴鲁傲虎,但有些驾驶员发现驾驶座位不舒服。跳过试驾可能致使你选择了一款无法长时间驾驶的汽车。

7. 决策是线性的

实际上,良好的决策是循环的。在我们收集、分析信息和思考时,需要反馈。有时,我们需要回头去查找被掩盖的信息,收集新信息或进行其他类型的分析。例如,你要买车的话可能会先自己研究,然后去找经销商商量价格。但是存在很多家经销商,每家协商价格的余地都不同,因此货比三家可能会为帮你找到更合适的价格。

8.我可以把自己的想法很好地整合在一起

大的决策由多个小的决策组成。当我们试图将所有这些记下来,我们最终可能依靠的是错误的记忆和分散的思维。我们的情绪也会阻碍决策,导致思维偏颇。做好记录是思考和分析的重要一环;爱因斯坦和达芬奇都习惯做笔记。我们也许永远不会像这两位伟大的思想家那样聪明或富有创意,但我们可以像他们一样在笔记本里记录下自己的思想和工作。

9. 我掌握了所有我需要的信息

我们想快速果断地做出决策,但我们可以通过进行一点点研究并用证据来应对假设,从而提升我们的决策以及满意度。你最好的朋友可能喜欢她的车,但这不意味着那辆车适合你,特别是如果它不适合装你女儿的曲棍球装备。看看《消费者报告》等实质性的研究有助于你做出明智且适合你的决定。

10. 我可以做出理性决定

阿莫斯·特韦尔斯基和丹尼尔·卡尼曼等心理学家已经证明,尽管我们这么认为,但其实我们都不是理性的。所有人都是基于过去的经验和感受,在偏见的障目下行事。你或许认为自己不会被经销商左右,但他们是专业的销售人员,知道如何激发你的情绪反应。

11. 只有一种方法

无论是如何铺床、遵循哪种饮食习惯,还是如何划分退休金帐户,总有不止一种方法。我们习惯于不听其他的声音,陷入自己的信息、环境和社交(媒体)圈子中。但是,跳出常规会带给你不一样的看法。你可能总是会去经销商那里买车,但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在线上进行购车交易。

停一停再看问题

这些误区的根源在于三个对我们没有好处但普遍流行的想法:

一、作为忙碌的人,我们不需要花时间去做明智的决定。

二、我们是理性的人,仅凭自己的思考就能够周全地解决棘手的高风险问题。三、决策是个人行为,不需要其他人参与。

这三个想法都是错误的,难以让人清晰地思考和分析。我们不是计算机。我们是生活在社群中的人。我们需要时间来反思,以应对无意识的偏见并更全面地思考。

应对这些偏见的一种方法是放慢思考,做一个战略性的停顿,让我们有时间去了解整体情况并反思我们正在经历的事情。放慢速度可以帮助我们摆脱对决策迷思和反射行为的依赖,从而提高效率。

我将这些战略暂停称为“猎豹式停顿”。在得知猎豹出色的狩猎技能并不是因为其速度之后,我想到了这个词。相反,正是猎豹快速减速的能力使其成为高超的猎手。猎豹习惯用接近每小时60英里的速度追逐猎物,但能够在一个大跨步中将速度降低至每小时9英里。这使它们可以急转弯、横向跳跃和改变方向。

在决策过程中,深思熟虑的减速期有助于高质量思考。这些精心设计的停顿使你能够检查和挑战自己的偏见,巩固自己的知识,纳入其他考量因素,决定是转向新的方向还是继续前进,然后再开始加速发力。

在猎豹式停顿期间,问自己五个问题:

1. 我在决策时容易陷入哪种误区?

2. 这个决定将如何推动我朝人生目标迈进?

3. 我对于这个决策的感受是基于现实情况,还是反映了我固有的行为模式?

4. 还有哪些我不知道的信息可以帮助我做出更好的决定?

5.对于参与决策的其他人,如何更好地理解他们的看法和观点?

下次要加快决策时,请想想“猎豹式停顿“,提醒自己战略性暂停的价值。这种生动的描述可以帮助你看穿过去决策的误区,走出偏见的“森林”,提高决策技巧。对你来说,复杂决策的理想结果就藏在丛林中——而你(不是你的智能手机)有办法找到它。

主创简介:

谢丽尔·施特劳斯·艾因霍恩(Cheryl Strauss Einhorn)| 文

谢丽尔·施特劳斯·艾因霍恩是决策科学公司Decisive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该公司运用她创立的AREA方法决策系统帮助个人、企业和非营利组织解决复杂问题。Decisive提供数字工具和现场培训、工作坊、辅导和咨询。谢丽尔在哥伦比亚商学院和康奈尔大学任教多年,并凭借调查性新闻报道赢得了多个新闻奖。她撰写了两本关于解决复杂问题的著作,针对个人和职业决策的《问题解决了》(Problem Solved)以及针对企业的《投资于金融研究》(Investing InFinancial Research)。目前,她正在写一本关于不同决策方法的书,名为《如何抉择》(HowYou Decide)。

柴茁|译,周强|编校

 友情链接: NPS